被嫌弃的百万基金经理:年初捧上天,现在骂成狗

被嫌弃的百万基金经理:年初捧上天,现在骂成狗

这些天,交银施罗德明星基金经理杨浩好像日子不太好过。

先是自己管理的几个基金,增加了两名基金经理,随后又被曝出疑似患上抑郁症。

增加几个经理还好说,也算是强强联合,但真要是心理出问题,那就麻烦大了。

/ 1 /

这些传得沸沸扬扬的闹心事儿,都源于一个公告。

9月8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告显示,交银施罗德新生活力灵活配置混合新增田彧龙为新任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内核驱动新增封晴为新任基金经理,此前负责这两只基金的经理杨浩将与这两位新任基金经理共同管理这两只基金。

尽管随后第一时间曝出这个消息的文章被删除了,也有好事者去跟交银那边确认说是无端揣测,但还是有网友扒出了杨浩今年的战绩:

重仓芒果超媒10个亿,结果股价从92块跌到47块,亏了5个亿;

买了8亿顺丰控股,124块跌到62块,亏了4亿;

买了7亿美的集团,106块跌到64块,亏了2亿;

买了3亿绝味食品,从107块跌到58块,亏了1.5亿……

能同时重仓芒果、顺丰、美的、绝味的基金不多,我翻了翻,一共就两只。

想必你也能猜出都是谁旗下的。

要说这换作是我,我可能就真抑郁了。

(毕竟我就没见过这么多以亿为单位计数的钱,这辈子恐怕也没机会)

说起交银施罗德,不管是从资金规模还是机构历史上来说,都绝对算是公募行业的Top10了。而作为交银三剑客之一的杨浩,是三位里长期业绩最好的。

把时间拉长到2016年,也就是上个熊市刚结束的时候,纵然今年杨浩旗下两只基金拉胯了,但平均下来的收益率还是最高的。

在2021年春节市场最好的时候,杨浩的累计收益率甚至一度逼近300%。也就是说你2016年跟着他买一万块,在春节的时候一万就变四万了。

所以啊,别骂了,别猜了,谁没个辉煌的时候。

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你叫人家小甜甜,现在不行了叫人家牛夫人?

/ 2 /

基金经理快成高危职业了,似乎已经形成了共识。

如果你对于这个行业的印象还停留在像小李子、道格拉斯这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美剧里,那简直是“Too young,Too na ve”了。

来看几个月一组关于基金经理爆火的照片。

▲以前的他们vs现在的他们

谁当初不是意气风华,想成为中国公募界的巴菲特。

可没曾想,仗剑走天涯走到一半,头发没了。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我变秃了,基民也没觉得我变强了。

来看看年初那些被捧上天的基金经理,有多风光:

全世界最好的坤坤,不是蔡徐坤,不是谢广坤,而是张坤。

作为易方达蓝筹精选的操盘手,AKA“公募一哥”,基金行业第一个管理规模超过千亿的基金经理。

靠着去年对白酒股的情有独钟,张坤一度成为刚学会买基金的年轻人心中的神。年初基民还为张坤建立了全球粉丝后援会,微博认证处写着“爱坤护坤”。

表情包也火速出炉了,很多粉丝还在“易方达张坤”超话下喊着ikunikun,不知道还以为蔡徐坤带着粉丝来买基金了。

而半年之后,随着酱香型科技不香了,刚封神的他就跌下神坛,旗下基金甚至都成了同类型里吊车尾的存在。

市场是多变的,从去年的喝酒吃药到今年的锂相芯光,很多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一时之间都经历了不少的回撤,尤其是那些专注消费领域的。

但基民才不管这些,瞬间就有人开始喊张郎才尽了,不行了。

搞得今年二季度报里,张坤略显无奈地说:“回首自己以往的判断,发现有不少错误。”

同样被人骂上热搜的还有诺安基金的蔡嵩松。2020年7月16日,因为中芯国际上市,不下20只半导体股票成为“养料”直接跌停,重仓了半导体的诺安当天直接跌了8个点,随后三个月更是跌了21.06%。

也是从这一刻,“菜狗”这个名号就在基民当中流传了开来。

而后续的剧本一如大家所料,只要每次诺安在高光与低估之间切换,“蔡嵩松靠不靠谱”这个话题就会又一次被大众翻出来炒作一遍。

要我说,这行不行的,三五个月也看不出来吧?这么喜欢饭圈那套,咋不说说人家那句,不在巅峰时期慕名而来,不在低谷中嘲讽离去。

好的不学,尽学坏的。

我很喜欢一个姓蔡的基金经理那句话:

“希望大家理性买基金,不要赚了钱就叫我蔡总,亏了钱就叫我菜狗。”

/ 3 /

要说做基金经理确实挺难的,尤其是公募,不仅要有好脑力,还需要有个好身体。

而他们的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行业震荡;二是公司业绩;三是基民舆论。

一睁眼就要关心全世界扑面而来的信息,这个数据公布了,那个地方遭灾了,反正跟投资有关的,你都得关心。

最近“双减”“网络游戏是不是电子鸦片”“中概互联是否在面临强监管”等等这些问题,就够让人想秃了头。

更别说还得不停跑各种公司路演,行业研讨会、策略会。

“我有个朋友已经多年没有性生活了”这句话,放在这行有时候还真不是个段子。

而A股市场又是出了名不知道心疼人的,在这种情况下,各公司还有业绩考核、年排名、月排名,有些公司居然还搞出来周排名。

你要是选择做时间的朋友,公司可不会跟你做朋友。

公司说我在等收益,你在等什么?你说我在等周期,你看公司同不同意。

前两年有个有意思的事,某家公募(具体哪家就不说了),因为嫌弃周期研究员没有什么净值贡献,也给不了行情趋势,直接把大半个周期团的都裁了,结果这两年就是周期行情的大年。

另外,就是来自基民的压力,业绩好的时候把经理吹上天,一旦开始回撤就把经理不当人骂,是猪是狗是傻逼,甚至还有什么“去死吧”这种话。

想来蔡嵩松对此可能深有体会,毕竟他是第一个被网民骂上热搜的公募经理。建议基金经理没事别去逛基金评论区,网上戾气太重了,关键都还是不懂的人发泄情绪。

其实,也不能完全怪基民“势利”,毕竟基金经理这行“拿钱”办事,办得好,天经地义,办不好,承受点指责和批评也不能算过分,毕竟这个行业跟服务业一样,有时候挣的就是挨骂的钱。

不过,基金经理也是人,没有人能永远准确预判市场走向,生理加心理的双重压力,要点脸面、有点良心的人都可能会顶不住。

从2009年算起,多位基金行业高层人士相继因为身体原因中年辞世,比如41岁的原上投摩根投资总监孙延群、51岁的原工银瑞信基金公司固定收益总监文鸣、47岁的原易方达基金总经理助理缪建兴、37岁的原银华基金基金经理杨长清、42岁的原博时基金(国际)行政总裁李锴等。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0日,今年以来已有来自104家基金公司的229位基金经理离职。对比历史同期来看,今年的基金经理离职数量仅次于2015年,处于历史第二高位水平。

尤其是中小型公募,人才压力更大,基金经理流失也更快。

对于普通人而言,对基金经理评价总是结果导向的,赚了吹,亏了骂。甚至还有人会说“活该”“终于可以换人了”“这就抑郁了?”,等等。

常言道:没这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挣钱的时候咋不说,承受压力的时候就开始抱怨了?干这行就需要强大的身心,自信点、健康点。

可挨骂归挨骂,这挣的可不能算是医药费的钱吧?

给这些绩优基金经理一些时间,也不是很为难的事情。

小品《小崔说事》里,聊到六年不见,小崔怎么还抑郁了,白云大妈说:“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小崔一脸无奈地接话说:“是啊,像我这小心眼的才睡不着觉呢。”

话糙理不糙,要我说,咱买个基金还是要量力而行,要不跌了睡不着觉又得去骂基金经理,基金经理一被骂,他也睡不着觉,你说何必呢,弄得大家都睡不着觉。

在2008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年会上,巴菲特在回答一位观众提问时说,“长期而言,股票指数基金会取得比债券更好的投资回报。然后我会忘了这件事,继续回去工作。”

开个玩笑,希望大家还是理性投资,赚钱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被嫌弃的百万基金经理:年初捧上天,现在骂成狗”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被嫌弃的百万基金经理:年初捧上天,现在骂成狗
文章链接:http://www.gold-typhoon.com.cn/index.php/2021/09/14/20507/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