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及对应区块链体系国别风险探析(一)

thumbnail

【按】本篇文章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发表在2019年11月号《经济导刊》上的重要文章。

在实物资产交换时代,人们交换商品的中介是黄金。在数字资产交换时代,人们交换数字资产的中介将会是“数字黄金”吗?本文将从时下热点问题开始讨论数字货币的本质及数字货币所有权归属等问题,并在文章最后讨论数字主权货币面临的国别和全球管理风险等问题。

一、数字货币及发行成为财经热点问题

美国互联网龙头企业脸书(Facebook)在今年6月发布了关于天秤(Libra)加密货币的白皮书。此后,关于数字加密货币的话题迅速在全球范围发酵。

天秤加密货币白皮书提出的主张,比一个匿名为中本聪的人(疑为一个小组)发布的比特币(Bitcoin)白皮书晚了10年,但由于比特币使用开源软件并在互联网空间通过加盟章程、引入加盟会员的方式在网络空间构建了比特币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说P2P),数年间在网络空间迅速蔓延,到2017年的时候,单位比特币的价格在平台上的交易价格达到20000美元以上。即使各国央行在随后的一年时间协调了立场,压制比特币的交易范围,但直至今天,比特币的单位价格仍然逼近10000美元。若按单位价格计算,比特币的总价值为2100亿美元,约相当于美国流通中现金总值的十分之一,价值总量骇人。天秤币白皮书的发布,无疑是受到了上述巨大铸币收益的吸引。

天秤币方案公布一个月以后,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U.S. Senate Committee on Banking, Housing, and Urban Affairs)就脸书加密货币Libra举行了听证会。第二天,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U.S. House Committee on Financial Services)举行了网络空间货币的听证会。一个月后,法国和德国就共同抵制脸书旗下天秤加密货币发表了政府声明。

大体上同时,中新网报道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前副院长曹和平的观点——“Libra带来的危险与机会并存,数字货币在创造巨大收益的同时,会刺激各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广泛关注,倒逼数字主权货币相关政策加速出台。”

中新网还报道说,在美国两院举行听证会前一个星期,中国人民银行发言人周学东在2019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中央银行对这件事情也很关注。全球已经有多个国家和金融监管机构宣称,在未经严格审查的情况下,不会允许脸书推出其计划中的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指出,Libra可能造成四大问题:第一,Libra将影响非储备货币国家的货币主权地位,发展中国家尤甚;第二,Libra缺少透明稳定的运行机制,进而威胁金融稳定;第三,Libra将削弱货币政策有效性、扰乱经济调整周期;第四,Libra加大了金融监管难度。

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政府对网络空间加密货币的管制口径进一步收窄,不少非网络核心技术性的天秤币发起机构,如PayPal(阿里使用了该支付理念)、Visa(信用卡联盟)、eBay(电子港湾)和Stripe(英国电子支付)宣布退出该联盟。显然,美国政府和各国政府不会让数字经济时代的货币无限制地流入私人机构或联盟之手。

数字货币,一个具有未来挑战意义的热点大题,国别和全球都在行动。

二、数字货币的本质及工作原理

当数字货币出现的时候,去传统中央银行化的支付和结算机制向我们提出了重新理解货币本质及讨论数字货币运行机理的问题。

(一)商品时代货币的本质

有体系且对现代货币理论有重要影响的是古典经济学的货币理论。李嘉图(David Recardo,1772-1823)依据劳动创造价值的理论,认为货币本质上是一种劳动创造的特殊商品,或者叫劳动货币。

奥地利学派的思想先驱之一杰文斯(W. Stanley Jevons,1835-1882)继承了斯密关于货币是交易中介的思想,但更强调需求的作用,认为货币不是由供给——劳动形成的,而是在“物-物”交换中,两个交换者同时需要对方的物品——双重耦合。杰文斯的需求货币论和李嘉图的供给货币论启发了门格尔(Carl Menger,1840-1921),在他那里,货币产生于供给和需求互动的市场体系当中。古典经济学家们摸到了货币的本质:货币是生产和消费两种力量在市场均衡和收敛过程中找到的度量价值的单位尺度。也因此,金银天生是货币,但货币不必是金银(马克思语)。货币可以是纸币、支票和数码单元。当然,在数字经济中,比特币能否成为像黄金那样的流量单元还待进一步观察。

(二)商品经济中货币的生成机理

通过凯恩斯的努力,鲍莫和托宾在1950年代初期构造了一个模型,B-T Model:在一个纯粹的交易经济中,经济人在手持现金货币和手持金融资产方面进行机会成本均等意义上的权衡取舍,得到了一个在现实经济中可以用于计量的货币函数——人们的货币需求是收入y、利息r和交易成本(制度度量参数)γ的函数。

反过来写,则可以写成利息等于货币、收入和手持现金制度参数的函数,。下图描述了新主流经济学框架中总均衡理论中的货币动态过程:收入增加,货币需求增加,利息提高,货币需求减少。这就是新古典经济学的货币需求函数。后续的经济学家,包括斯蒂格里茨等发现了在信息不对等以及其他外部性条件下,上述行为都有所变化,但上述基本关系的存在还是恒定不变的,古典经济学家关于货币的本质被延伸到了新主流经济学的总均衡模型当中了(货币需求函数)。

从思想史的角度看,B-T模型使关于货币本质的讨论告一段落,因为没有人比他们讨论的更好(Blanchard and Fisher,1990)[1]。虽然央行很早就公开了货币市场制度和上海银行间市场(二级货币市场)制度,但是要等到21世纪结束后比特币出现时,经济学家们才理解价值尺度单元化程度逼近货币单元化程度,其流动性最好,从而将杰文斯的双重耦合和克鲁沃限制结合起来讨论央行和商业银行的结算清算体系本质。在这之前,银行家只是在机械的操作货币一、二级市场,没有意愿思考货币的本质,就像一件艺术品,画家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

[1] Blanchard, Oliver Jean and Stanley Fisher: lectures on Macroeconomics. The MIT Press. Pp154-188.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Back To Top